證券日報 記者 蘇向杲

隨著險企最新一期的償付能力報告陸續披露,備受行業關注的綜合退保率數據也隨之出爐。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11月1日,90家人身險公司中,有71家披露了相關數據。整體來看,盡管有不少人身險公司第三季度綜合退保率環比有所上升,但絕大多數險企該指標保持在較低水平,行業退保率水平整體較低。


(資料圖片)

中國精算師協會創始會員、資深精算師徐昱琛對記者表示:綜合退保率的形成有5個方面,一是今年以來行業人力大流失引發退保;二是消費者退舊投新;三是消費者繳費能力有所下降;四是有些保險產品3年至5年才能回本,消費者因此會主動退保;五是銷售誤導。

具體來看,上市險企旗下的人身險公司及大型壽險公司綜合退保率普遍較低,而部分依賴銀保渠道的中小險企綜合退保率則相對較高。如,平安人壽三季度綜合退保率僅為0.8%,太平洋人壽與新華保險均低于2%。不過,部分中小險企三季度綜合退保率相對較高,其中有10家險企綜合退保率超過5%,最高可達12.56%。

從產品來看,一些險企的部分產品三季度綜合退保率極高。據記者梳理,人身險產品中,三季度至少有15款產品綜合退保率超過50%,有險企通過經紀渠道銷售的一款年金保險的本年度綜合退保率累計高達113.44%。此外,有多款產品本年度綜合退保率累計超過80%,綜合退保率較高的產品普遍來源于銀保、經紀等渠道,產品多為年金險或萬能型年金險。

就部分險企單款產品綜合退保率高企的現象,徐昱琛解釋,主要原因可能源于“對比期限錯配”。他舉例表示,假設某險企的一款產品去年保費收入是100億元,今年是10億元,但今年退保金額達8億元,那么今年的綜合退保率就是80%。因此,單款產品綜合退保率有一定的參考價值,但主要是看險企整體的綜合退保率情況。

盡管第三季度人身險公司整體綜合退保率保持在較低水平,但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有超過20家險企第三季度的綜合退保率環比有所上升。

對于綜合退保率上升的原因,首都經貿大學保險系副主任李文中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綜合退保率上升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宏觀經濟增速放緩和資本市場波動加大,消費者出于調整投資策略辦理退保?!岸伺f投新、產品設計和銷售誤導問題一直都存在,且經過前些年監管部門的綜合治理有所好轉”。

普華永道中國金融業管理咨詢合伙人周瑾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部分險企綜合退保率高企有內在和外在兩重原因。內在原因是前幾年部分險企在產品和銷售上急功近利,透支了市場需求,這種做法一方面是在產品上過度強調短期利益,另一方面銷售上存在夸大和誤導的行為,甚至不惜通過自保件和互保件達成當期業績,這些業務不可持續。外在原因是宏觀經濟增速放緩導致消費者的財富縮水或對未來的預期不確定性增加,從而引發退保。

綜合退保率上升不利于險企經營的穩定性。周瑾表示,首先,綜合退保率過高會引發險企當期的流動性問題,當新單增長乏力又遭遇退保潮的時候,險企尤其要關注現金流的變化及趨勢。其次,綜合退保率上升會導致險企重新調整精算假設,這對準備金提取、內含價值評估、償付能力計算以及未來的產品定價,都會產生不利影響。

李文中補充道,首先,高退保率會給險企帶來的最大問題是流動性壓力;其次,當期高退保率可能會給險企帶來退保手續費收益,但會嚴重削弱后續的盈利能力。

基于此,李文中建議,險企防范退保風險需要從以下幾個方面采取措施:一是,優化產品設計,多開發、銷售期交產品,控制躉交產品;多開發銷售保障型產品,控制投資理財型產品;多開發銷售長期穩健收益的投資理財型產品,控制短期高收益產品。二是,加強保險銷售行為的合規管理,嚴格落實銷售雙錄制度,嚴禁銷售誤導。三是相關部門要加強合作打擊退保黑產。

周瑾則建議,保險行業需要摒棄規模思維,調整增長速度,秉承長期主義,夯實業務基礎,提高業務品質,從高速增長階段過渡到高質量發展階段,體現為產品設計合理、渠道隊伍穩定、銷售行為合規、新單增長穩健、續期保費充足。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