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券日報 記者 包興安 邢 萌

一直以來,市場各方在積極推動數據要素市場建設的同時,對數據資產入資產負債表問題日益關注。

12月9日,財政部發布《企業數據資源相關會計處理暫行規定(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暫行規定》),擬規范企業數據資源相關會計處理,強化相關會計信息披露,發揮數據要素價值,服務數字經濟發展和數字中國建設。


(相關資料圖)

“數據資源作為國民經濟社會發展的要素資源,具有重要的商用價值。數據資源已經作為新增要素列入市場建設體系中,加快培育數據要素市場是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的關鍵基礎?!北本﹪視媽W院教授崔志娟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與此相適應的基礎性制度需要加大供給,以破除阻礙要素自由流動的體制機制障礙。為此,《暫行規定》給出了數據資源資產的會計標準,數據資源的相關會計處理為數據要素市場交易提供了制度性保障,可促進數據要素價格市場決定機制的實現。

豐富數據要素制度供給

加速數據資產化發展

具體來看,《暫行規定》主要包括適用范圍、數據資源會計處理適用的準則、披露要求等方面的內容。

“當前,數據作為第五大生產要素,已成為數字經濟時代的核心增長引擎。但目前大量企業數據資源在流通過程中面臨著權益體系不完善、分級分類機制缺失、保障體系不健全等一系列問題,制約了數據要素市場的流通和健康發展,相關制度規則亟須進一步完善?!惫ば挪啃禄ㄖ卮箜椖吭u審專家、北郵科技園元宇宙產業協同創新中心執行主任陳曉華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暫行規定》明確了數據資源會計處理的適用范圍、準則及披露要求,進一步豐富了數據要素市場基礎性制度供給,并為未來可定價的數據資產時代奠定了基礎,有利于助力我國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

深圳市信息服務業區塊鏈協會會長鄭定向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數字經濟的根本,在于挖掘數據要素的價值。近年來,各界的焦點集中在數據所有權的歸屬問題上,這使得數據價值的激活受到制約。目前來看,傾向于采用分置的產權運行機制,讓數據先流通起來。各地也是將數據資產“入表”作為解決問題的根本途徑,北京、深圳、上海等地都對數據資產化做出了一些探索。

結合會計上有關資產的屬性,《暫行規定》確定了適用范圍,明確適用于企業按照企業會計準則相關規定確認為無形資產或存貨等資產類別的數據資源,以及企業合法擁有或控制的、預期會給企業帶來經濟利益的、但由于不滿足企業會計準則相關資產確認條件而未確認為資產的數據資源的相關會計處理。

鄭定向表示,財政部此次直接從會計處理上規定數據資產的實現路徑,廓清了各界對數據資產化的爭論,明確了數據資產化的發展方向??梢灶A見,該規定的出臺,將極大地激活數據要素的活力,數據要素產業市場有望迎來井噴式發展,以數據為核心驅動的數字經濟將迎來大爆發。

“數據資產化已經成為共識,制定數據資源相關會計處理規定,可以從根本上解決數據資產價值如何評估、企業怎樣做會計處理、上市公司怎樣披露數據資產等問題,促使數據資產化業務落地,進而推動數字經濟規范發展?!编嵍ㄏ蛘f。

揭示數據資源經濟價值

賦能數字經濟發展

《暫行規定》明確,現階段數據資源會計處理應當按照企業會計準則執行,并按照會計上經濟利益實現方式,進一步細分為“企業內部使用的數據資源”和“企業對外交易的數據資源”兩類,明確兩類數據資源在確認、初始計量、后續計量、收入確認等環節應當遵循的具體準則,同時,對實務反映的一些重點問題,結合數據資源業務模式等實際情況予以細化,加強實務指導。

“在信息化時代,新經濟、新業態不斷發展,急需讓數據進入市場進行交易,首先要解決數據資產的確認、計量與報告等相關問題,為此,明確企業數據資源相關會計處理正當時?!敝醒胴斀洿髮W會計學院教授李曉慧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暫行規定》分企業內部使用的數據資源和對外交易的數據資源規定其會計處理相關原則,并且與相關會計準則關聯,這延續了資產、收入確認的一貫性,既符合會計核算一般原則,也滿足數據資產確認、計量與報告的初級需求。

“但由于目前存在財務報表之外的大量數據資產是各個組織運行中形成的數據庫,不同組織在運行中會形成海量數據,這些數據資產不經過確權,無法初次確認成為財務報表中的要素。同時,單個的數據價值并不大,數據不斷積累,并深度挖掘才能為業務賦能,才有價值。而且其價值會隨著數據規模和維度擴大而增大,這是數據資產的后續計量問題,這種后續計量不應當涉及攤銷、折舊、減值,而是如何確認價值增值,這需要在《暫行規定》中明確規定?!崩顣曰郾硎?。

談及會計如何更好賦能數字經濟發展,崔志娟表示,高質量的會計信息需要客觀反映要素的經濟活動,包括數據要素。數字經濟涵蓋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通過數據資源賦能經濟發展。為此,會計能夠從資產角度揭示數據資源的經濟價值,客觀反映數字化賦能所帶來經濟利益的流入情況,為培育數據資源要素市場、促進企業轉型升級、更好地賦能數字經濟發展提供信息標準。

李曉慧表示,在現代企業中,數字賦能業務和管理的各種情景都有,不同情境下離不開外包的系統開發以及業務人員滲透的二次開發,這涉及數據資產的所有權和安全性問題,為此,如果讓會計更好賦能數字經濟發展,針對數據資產形成、確認以及計量核算和披露,需要更詳細的針對性規定。

關鍵詞: